中国科幻电影崛起的障碍是谁?
2019-11-30

    编者按:本文摘自卫视公共编号“一体娱乐观察”(ID:易玉观刹),温家宝/赵伟伟刘欣授权发布。2007年,资深科幻迷张晓贝和制片人关亚迪凭借敏锐的嗅觉获得了《球状闪电》改编本的版权。那时,刘慈欣的大部分作品还是未知的。与壮观的《三体论》相比,《球状闪电》可能是国内科幻小说最合适的改编,它具有动作性、战争性、爱情性等诸多元素。在张小贝将小说改编成20000字的故事大纲后,关亚迪开始寻找合适的海外投资者,把中国科幻小说推向世界。他把“球状闪电”定位为好莱坞制作的一个英语项目。一家新加坡公司承诺投资500万元。导演挑选了一位年轻的中国好莱坞导演。关亚迪把这个项目交给了福克斯国际,希望在后续项目中获得1000万美元。在我和小贝看来,《球闪电》的电影版是一个类似于哈利·波特的英雄成长故事。当他年轻的时候,主角目睹了他的父母被一个“大坏蛋”(大坏蛋就是球闪电)杀死。主人公一生都在寻找真相,研究谋杀他父母的凶手,最后从科学的角度认出了那颗闪电。最后,我有机会再次向父母道别。关亚迪对易艺的观察显示。在洛杉矶福克斯国际办公室,关亚迪和导演一起用英语放映了电影《球状闪电》,但是把中国科幻推向好莱坞的尝试失败了。当时,在中国,张小贝和制片人已经列出了国内导演的备选名单,经过筛选和排除一项,没有合适的人选。太快了。如果说十年前的《球状闪电》的制作远远超出了国内电影业的实际能力,那么中国科幻小说在美国市场的影响力有限,从而未能促进国际化。这一转变将持续到2015年,届时中国电影将取得辉煌成就,票房突破400亿。经过张小贝的推荐,北京文化下的摩天轮文化在当时获得了“球状闪电”的版权。这个剧本仍然是张小贝创作的,原定于2017年和2018年上映,但导演们并没有宣布。那时,压力很大。不同的导演对科幻美学有不同的理解。中国科幻场景中有一个核试验基地。看起来怎么样?无论是美国还是苏联,都没有审美参照系。据知情人士透露,中国硬科幻电影发展初期最大的障碍是概念可视化缺乏标准。因此,影片《球状闪电》的全部剧本再次被封锁。它反映了当时中国电影业的普遍困境。没有专业的科幻电影从业者,没有不可预测的视觉效果以及他们为此付出的代价。“如今,预计在2019年新年第一年上映的《漫游地球》的初步结果增强了影视业的信心。据业内人士透露,刘慈欣改编的电影《球状闪电》和《全波段阻塞干扰》已经上映。第三次“球状闪电”会顺利开始吗?答案是未知的。无论如何,业内众所周知的共识是这样一句话:“三位一体不可触摸。”在2015年《球闪电》重启的同时,退出万达和戈良的万达和葛亮,大多数人没有意识到儿童科幻电影渴望回归。这是1988年的电影《霹雳贝贝》。北京葛亮传媒邀请了原作者张璐,其续集《霹雳贝贝归来》的开发成功上映于电影局。《雷霆北碚》对80年代的记忆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葛亮传媒董事长赵顺亮也充满信心。他希望他的特效公司Focus Picture能够利用技术来定义国内科幻电影的新高度。我相信新版电影一上映,就会掀起一股电影热。“观众们已经等不及要重拍经典的IP电影了,只等一本新书《贝贝马的早餐》,由编剧张禄在2017年出版,书中将“量子纠缠”作为冲突的焦点,但自那以后已经30年了。1988年的电影《贝贝的早餐》以及新书的续集没有在市场上引起广泛的反响。对于葛亮传媒来说,这已经不是它第一次在科幻体裁上失败了。当中影在2014年发行科幻电影《流浪地球》时,这部作品最初是由中影和北京葛亮文化媒体共同创作的。就像《雷霆归来》一样,赵舜亮也意识到了特技对于科幻电影的重要性。他公开宣称,他的聚光灯肖像画投资于科幻电影,特技制作前的资金为零。众所周知,Focus Pictures是中国著名的特技公司。曾参与吴静前两部《战狼1》和《战狼2》的制作。根据公开数据,吴静持有福克斯影业2.66%的股份和威海上市公司41.11%的股份。2016年,福克斯影业公司代表赵顺亮等10多名股东在威海证交所和福克斯影业交易所兑现,但吴静没有出现在现金名单上。一次娱乐观察曾多次试图联系葛亮传媒董事长赵顺亮,但都失败了。葛亮文化传媒是一家影视公司,曾出演过《温州家庭》等著名电视剧,但近年来却没有出过任何名作。从科幻小说《漫游地球》里划时代的作品中退出来,似乎是“合情合理的”。2017年,万达影视、中国电影有限公司和北京文化成为《万达大地》开拍时的三大制片人之一。但现在《万达大地》出版的海报没有万达影视的名字。新的名字是登封国际与国藩文化传媒,由吴京实际掌控。万达为何退出“流浪地球”的投资?毕竟,万达在2017年发布的榜单包括科幻动作片,如《钢铁城:龙之战》。万达电影院院长曾茂军告诉易一说,由于春节档期的问题,万达没有继续参加科幻大片《流浪地球》。万达参加过三部以上的春节电影,包括喜剧动画《熊:原始时代》、韩寒导演的《飞翔人生》和爱情喜剧《爱圣2》。我们很难在同一时期投资这么多电影。以前我们签约看电影时,禁止投资竞争。“我们都有商业条件。”曾茂军说。低成本迭代的机会在哪里?夏骥是中国科幻小说家与微意象文化签约的代表人物之一。毕业于北京大学物理系的科幻“美女”现任教于西安交通大学人文艺术学院中文系。早在2004年,她就获得了中国科幻银河奖最佳新人奖,她的博士论文研究90年代以来的中国当代科幻小说。它似乎超越了政治目的和功利主义的要求,超越了国家和民族的“自我”,以“全世界人类的共同命运”为写作对象,仍然或隐或显地表达了民族寓言的文化政治诉求。在这里,通过一系列的转喻和隐喻,个人遭遇、民族生存和人类集体命运之间以及全球化时代资本主义文明的普遍危机和民族国家的地位之间有着复杂而纠缠的多重耦合关系。夏琦在完成学业和论文的过程中,为科幻小说积累了很多灵感,并开创了一系列作品《中国百科全书》。她希望展示技术的变化将如何影响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她还试图探索在这些变化过程中更微妙和丰富的情感和经验。“人文色彩将更为重要,我不遗余力地推动草稿,我相信这个系列将成为夏建的代表作品。”张银文说。但是,无论是男性科幻作家在作品中更加注重核心技术,还是女性科幻作家在作品中融入情感和社会思维,国内科幻作品改编成科幻电影的难度是普遍存在的。张荫文曾经和郝景芳、夏建谈过这个问题.他们普遍认为,与其他作品中的故事和戏剧相比,他们想在科幻题材中表达一种极端的哲学思想。他们将放大这部分,这对于电影和电视改编这个故事来说更加困难。他们应该根据设置的核心概念重新组织它,以补充完整的戏剧。微观图像文化在科幻界创造了许多惊喜。2017年,导演王仁超卖掉了8万台莱卡相机,完成了他的第一部科幻小说《孤岛的尽头》。张荫文看完这幅画后,通过豆瓣找到了王仁超。通过微观形象文化的推广,荣获菲利普·K·迪克奖的《孤岛的尽头》在2017年IQI投资回报率中排名第二。这个比例超过了300%。更重要的是,王仁超和微观形象文化以及唐德的影视作品开辟了新的深层空间。这也是目前中小成本科幻电影的后期制作,它也遇到了科幻电影的共同问题,比如当在宇宙中,如何发挥星际飞船上的光芒?所以每次拍摄都必须由照明工程师和导演进行测量,并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调整。在《深空》,王仁超的第三部科幻电影被埋葬了。第三个目标是制作电影的线条。它注定要在学习前两部作品后完成转型。通过现阶段中小成本科幻电影的积累,微图像文化瞄准科幻爱情片、喜剧片、动作片或悬疑片。未来的目标也是制作一部投资1亿的科幻电影。”如果中国科幻流派想要成功,他们必须依靠高成本的电影来驱动市场。”这是业界的普遍看法,“这个人是从地球来的”和其他聪明的科幻迷喜欢小人群,很难适应大多数中国观众,就像上世纪在美苏混战中一样。喜剧片《星球大战》的出现开启了科幻电影的类型。在未来,低成本的科幻电影和大量的硬科幻电影能相互补充、相互促进吗?从目前的市场状况来看,一方面,郭范的《流浪地球》是硬科幻作品的巨额投资,另一方面,它与张小贝的《星际先锋》和王仁的《深空》等低成本科幻电影的投资量非常小。此外,“很难评估一个中等规模的项目。在有限的投资预算中,卖点是明星还是视觉效果之间的平衡?”选择范围很窄。业内人士说。张小贝拍摄《星际先锋》时最大的痛苦是贫穷。作为一名新导演,他无法得到更多的预算,所以他选择把影片的薪酬投入制作。在张小贝看来,考虑到投资的风险,中国科幻电影未来的主要挑战是如何在当地市场制作一部价值2.3亿元的视觉效果电影,这相当于好莱坞科幻电影花费1亿美元左右。这样的电影是未来的主流。“虽然在国内电影市场投资23亿元并不罕见,但是中国科幻电影仍然很难。”幻想服装电影已经非常成熟。我们面临的问题是如何通过科幻类道具制作与工业设计的衔接,以相应的工业水平成本解决工业水平的质量问题。多年来,中国科幻电影产业生产薄弱是当今的症结所在。《漫游地球》的制片人龚格尔认为,国内科幻电影制作的难点不在于视觉效果,“真正的困难在于现场的拍摄水平必须与视觉效果相匹配”。影视业中蓬勃发展的服装剧在艺术设计上与科幻电影截然相反。科幻电影的未来感不应该有手动痕迹,因为只要应用灯光,当相机近距离拍摄时,所有的非金属质感材料都会显得突兀。《流浪地球》中的道具需要三维建模,然后由金属机床加工或印刷成三维,这意味着其他类型薄膜的研发成本要高得多。如今,中国科幻电影的实践者仍在探索。国内科幻电影的缺点在于缺乏经验。幸运的是,现在已经积累起来了。在张小贝的判断中,科幻电影要经历几个阶段:从需求的产生、技术应用、产品体验、需求到经验和规则的形成,然后进入正常循环。中国科幻电影目前还处于技术应用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