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银行上市前面临多少障碍?新浪财经
2019-08-28

    所有权变动频繁,不良率上升。湖北银行上市前面临多少障碍?创意:湖北银行股东陈启武林普。12月19日,《国际金融日报》记者登陆北京房地产交易所(以下简称“北郊”)网站,发现湖北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北银行”)9945482股(占总股本的0.1757%)正在转让。转让人为大冶有色金属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冶冶金集团”),基本转让价格3330万元,信息披露截止日期为2019年1月10日。目标企业的介绍栏显示,湖北银行的其他股东已经放弃了优先受让权。记者注意到,除转让大冶股份外,湖北银行的几只股票最近还在司法平台上拍卖出售。为什么许多企业“抛弃”湖北银行?股东的不稳定会减缓上市进程吗?根据北京证券交易所公布的项目信息,大冶持有湖北银行0.1757%的股份,位居湖北银行十大股东之列,并全部转让股份。令人怀疑的是,第10大股东的0.1757%与第9大股东的4.11%的荆州市建设投资开发公司有很大不同。对此,《国际金融日报》记者与湖北银行进行了磋商,该行相关人士明确表示,冶金行业并非该行的十大股东。同时,《国际金融日报》记者也向北交所询问此事,但截至新闻稿,对方暂时没有答复。关于大冶冶金属于股权转让的原因,湖北银行向记者强调“大冶有色金属集团控股有限公司的股权转让属于正常股权交易”。除湖北银行“清算”股权计划外,湖北都城持有的股权。房地产集团(以下简称“大都市房地产”)、湖北九银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银投资”)和王千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王千集团”)自今年下半年开始进行拍卖或销售。据《国际金融日报》驻阿里司法拍卖平台记者报道,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在公开出售湖北银行16254029股股份及相关投资权益,这些股份大部分由房地产公司持有。有效期为2018年11月13日起60天。起步价为3.541亿元,评估价为63.2282万元。根据一般流程,在拍卖前需要进行两次拍卖。第一场拍卖于2018年8月18日结束,起拍价为4426万元,而第二场拍卖于2018年10月17日结束,起拍价为3541万元,较上次拍卖下跌约20%。这两次拍卖以浮动拍卖结束。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还公开出售了九盘投资控股的湖北银行64572935股,并于2018年11月27日以160140878元成交。该股票的估值为216764885元,最终售价比估值低26%左右。此外,今年7月,由于严重的债务纠纷,王千集团持有湖北银行0.2773%的股权被相关法院提上司法拍卖平台进行拍卖。8月14日,拍卖以估价7%的折扣结束。湖北银行有关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日报》记者,对于绝大部分的房地产、九盘投资和其他股东的股份已经通过司法拍卖,所有这些都是由三家公司的债务纠纷引起的,与银行的经营无关。上述股东比例过小,不会影响银行股权结构的稳定。然而,记者注意到,除了少数股东的改变外,湖北银行的股权结构在2017年也发生了相当大的变化。根据湖北银行2017年年度报告,该行最大股东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三峡集团”)持有的股份已转让给湖北宏泰资本投资运营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泰投资”)。转让交易经监管部门批准后,宏泰投资将持有391427049股,成为第一大股东。股东频繁变动对银行意味着什么?对此,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天勇在接受《国际金融日报》采访时表示,股权的变化是正常的,关键在于变化的动机。当股东资金短缺或想兑现时,他们也会转让股份,这不限于银行是否有上市要求。但在变更后,应注意新股东是否符合监管要求,银监会对银行股权持有人仍有要求。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银行研究中心的研究员尤春在接受《国际金融日报》采访时还说,频繁转让或拍卖股东是正常的。银行股东往往较多,一些中小银行的股东人数可达89000人。城市商业银行由信用社转型而来,股东众多。由于中小股东管理不善,股权可能被拍卖,而银行股更有价值,因此司法拍卖更有价值。2。不良利率是可以控制的。那么,湖北银行的资质是什么?根据公开数据,湖北银行成立于2011年2月27日。它是湖北省宜昌、向阳、荆州五家城市商业银行通过新的合并方式设立的。总部设在湖北省武汉。根据湖北银行2017年度报告,截至2017年底,湖北银行资产总额达到2116.6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13.44%,营业收入达到51.1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7.4%,净利润达到12.54亿元。n,比去年同期增长9.01%。然而,根据年度报告数据,湖北银行的不良贷款率逐年上升。2015年不良贷款率为1.87%,2016年底增长0.1个百分点,至1.97%,2017年底达到2.25%,比上年增长0.28个百分点。从不良贷款余额来看,截至2017年底,不良贷款余额为21.55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29.57%。2018年第三季度信息披露报告显示,银行的信贷资产质量没有改善。截至2018年9月底,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26.27亿元,不良贷款率上升至2.39%。在第三季度的报告中,湖北银行没有解释其信贷资产质量下降的原因。尤春认为,不良率上升的原因有两个:一方面,从内部来看,湖北银行在信用审计方面可以放宽;另一方面,从宏观环境看,也可能与湖北银行分支机构所在地区的信用环境恶化有关。f湖北经营。综合考虑,不良率的增长也可能是正常的。目前,湖北银行2.25%的坏账率略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这是可以接受的。”游春说,坏账率上升对股权转让有影响,但不是很大。股权价值主要取决于银行自身的经营状况以及当前和未来的价值。尤春指出,湖北银行的现状也存在于其他中小银行,一些银行可能存在更严重的资产质量问题。郭天勇还认为,从湖北银行的现状来看,不良贷款率仍处于控制范围内,不存在大的问题。1%和2%的不良贷款利率只在数量上不同,在质量上不同。经济学家宋庆辉在接受《国际金融日报》采访时说,银行的不良贷款率逐年上升,这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资产质量的恶化,会给银行带来严重的负面影响,需要引起高度关注。三。值得一提的是,在去年红台接管三峡集团的股权,成为湖北银行的最大股东后,有人认为,在股权结构敲定之后,三峡银行的上市步伐有望加快。然而,在股权频繁变动和不良贷款率不断上升的情况下,湖北银行的上市道路是否畅通?记者注意到,2015年,湖北银行有意上市。湖北银行在年度报告中表示,已邀请中信证券、国泰君安证券、天丰证券等六家证券公司讨论相关事宜,并向董事会提交了上市路线选择报告。最初达成的共识是“H股IPO应先启动,在A股IPO申报路径明确时再回A股”。然而,两年后,银行上市没有新的趋势。记者查阅了该行2016年度报告和2017年度报告,发现没有提及上市。关于上市事宜,《国际金融日报》记者还向湖北银行询问,该行有关人士表示“上市尚未开始”。对此,宋庆辉的分析可能是湖北银行的股权结构发生了变化,导致无法满足要求。用于上市。只有当股权结构稳定时,上市才能取得新的进展。郭天勇认为,中国有100多家城市企业,如果它们全部上市,中国股市的耐久性也将是一个考验。根据优春的分析,银行上市受到许多因素的影响,如领导层更迭、内部股权非正常清算等。从中小银行的角度来看,股权的历史遗留问题很多。此外,上市本身也是社会融资的一种方式。当银行不急于补充资本时,上市过程也可能会延迟。根据2018年三季度报告,截至9月底,该行资本充足率为14.02%,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53%,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53%。新浪声明:此消息由新浪合作媒体转载。新浪为了传递更多信息而张贴这篇文章并不意味着同意其观点或确认其描述。本文的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根据自己的风险进行操作。责任编辑:历史考证